用户名
密码
验证码
[手机版]
借力南向通道,西部哪些地区有望成为物流枢纽?
        2018年,“南向通道”成为热点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3月全国两会期间,23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案,建议将“南向通道”上升为国家战略;4月,重庆和广西分别召开“南向通道”相关会议,宣布将和甘肃、云南、四川、陕西等省共同推进这一通道的建设进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向通道究竟可以对西部地区带来哪些改变?南向通道建设过程中需要解决哪些问题?

        21世纪经济研究院对“南向通道”相关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后,得出如下结论:

        第一,南向通道是一条陆海贸易新通道,对推动西部新一轮的开放开发具有重要意义;第二,目前西部地区外贸总额占比不足广东省的三分之一,这表明西部地区的外向型经济较弱,要利用好南向通道,如何提高对外贸易量是关键;第三,物流效率一直是制约西部地区融入国际供应链一大障碍,南向通道的建设有助于推动这一问题的解决;第四,南向通道的功能并非是要分担现有的贸易量,如何通过该通道建设,推动新增贸易是西部省份真正要解决的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向通道带来新发展机遇

        南向通道是指通过铁路、公路等方式串联其西部内陆多省市区,并经云南或广西出境,最终抵达东盟国家,进而辐射南亚、中东等区域的多式联运大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现有情况看,主要的通道包括两条。第一是以“渝黔桂新”铁海联运班列为运营主体的通道。该通道是在中新重庆项目的合作框架下,以重庆铁路口岸为始发点,利用铁路运输方式,经广西钦州港,海运至新加坡等东盟各港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条通道依靠现有的跨境公路实现。如可以从重庆南彭公路保税物流中心出发,通过公路运输,从广西出境后抵达越南,此外还可以从云南磨憨、姐告等口岸出境,进入东盟或东南亚国家。

        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,改革开放以来,西部地区的外贸方式,主要通过东部沿海港口与国际市场连通,呈现出“国际贸易向东看”的局面。随着以中欧班列为代表的“西向通道”的打通,西部地区逐渐成为了中国对外贸易的“新窗口”,而随着内陆各个城市相继开通了中欧班列,这些地区的铁路货运增量、外贸增量呈现出更高速的增长势头。而东南亚、南亚国家的“南向通道”一旦打通,将给内陆地区带来更大的发展机遇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南向通道在提高物流效率方面已有较大进展。2017年5月,渝桂新“南向通道”实现从重庆铁路口岸至广西北部湾港双向贯通,这条通道与过去经上海至新加坡的江海联运通道相比,运距缩短了2150公里,时间成本节约了20天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广西已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:力争用二至三年时间将南向通道培育成为运营主体有市场竞争力,货源组织有充分保障,进出货量基本平衡,多种运输方式良性互补的国际物流贸易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具体来讲到2018年底,力争实现南向铁海联运通道、南向国际公路班车、兰渝班列常态化运行,开行北部弯港至重庆班列,北部湾港至新加坡和香港班轮三个“天天班”。2020年底,南向通道沿线铁路、公路、海港口岸物流园区等基础设施基本完善,初步形成以铁海联运为主干线,公海联运、跨境公路运输,跨境铁路运输等一主多线的多式联运体系。最终,推动广西成为中国面向东盟开放合作的新门户、新枢纽、新高地。

        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,南向通道的建设,将对广西的外向型经济、物流效率等带来一系列的实质性推动作用。但需要提醒的是,目前广西与东盟国家的外贸来源较为单一,主要为越南。数据显示,2001年-2017年,越南连续17年成为广西最大的贸易伙伴。

        2017年广西对东盟国家进出口总额1893.85亿元,比上年增长3.7%。其中,出口1062.46亿元,增长6.7%;进口831.39亿元,与上年基本持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东盟成员国中,越南是广西主要的贸易伙伴。2017年,广西与越南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为1626.26亿元,占与东盟贸易额的85.87%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东盟成员国中,除越南外,还有马来西亚、印度尼西亚、泰国、菲律宾、新加坡、文莱、越南、老挝、缅甸和柬埔寨等国家。因此广西在开通南向通道的情况下,如何做大与东盟其他国家的贸易增量,是广西能否借助该条通道,推动地方经济发展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动西部外向型经济发展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最近几年,西向通道和南向通道共同为西部地区开拓了外向型经济的新空间,但通过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对部分西部省份2017年外贸进出口数据进行统计,发现这些省份的外向经济依然较薄弱。

        数据显示,广西、重庆、四川、贵州、甘肃、陕西和云南七个省(区市)在2017年进出口总额之和为18127.88亿元,同年广东省进出口总额为68155.9亿元,七个省份的外贸总额仅占到广东一省份额的26.6%,不足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表明未来南向通道一个重要的作用,是缩小西部内陆地区与东部沿海地区在外贸经济上的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如此,我们依然需要看到积极的一面——2017年上述七个地区外贸进出口的平均增长率达到了21.24%。其中,四川和重庆的外贸总额超过4000亿元,分别为4605.9亿和4508.25亿元,广西在2017年的外贸总额为3866.34亿,接近4000亿元。仅从外贸总额观察,未来这三个地区或有可能借助西、南“双通道”的建设,成为西部地区主要的物流枢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是,四川、重庆和广西未来如何借助新贸易通道,推动地方经济发展?

        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,过去包括上述三地在内的西部地区,其外贸的主要发展路径是以传统的加工贸易为导向,以土地价格、用人成本等优势吸引外向型企业落户,其需求主要依靠外需来拉动,但在西部地区的上述优势逐渐消失的情况下,如何发掘新优势,发展外向型经济将是一个新的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上述统计数据可以发现,2017年西部七个省区市的出口总额为10196.961亿元,进口总额为7930.92亿元,贸易顺差达到了2266.038亿元。除广西、甘肃和云南外,重庆、四川、甘肃和陕西皆处于贸易顺差,这说明大部分省份尚以传统的发展路径为主,物流通道多服务于本地贸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如何利用南向通道推动未来外向型经济的进一步发展?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认为,一个路径是解决物流效率,以物流枢纽为导向,通过建立物流产业的集群提高物流的分拨能力,带动国际商品贸易的聚集。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2018-05-04 09:15:04
合作伙伴
筑牛网
吴江智远科技有限公司
吴江天泽信息有限公司
准时达汽车服务公司
中国工商银行
青禾物流
Copyright (C) 2014 56wit.com,56wi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巨鸟供应链科技(苏州)有限公司  [统计]  
苏ICP备14036390 苏公网安备32050902100425号
北京北京北京北京北京北京北京北京
省份